我只想要一张录取通知单

发布时间:2014-04-01 09:14:34  来源:光明网
编辑:  

【图片】我只想要一张录取通知单

因为老师的一句“体育不好考,体操、舞蹈好考”,18岁的黄玮离开课堂,只身来到长沙学舞,在此之前她没有任何舞蹈基础。经历7个月的魔鬼训练,投入大量的时间和金钱,梦想看起来仍然那么远。黄玮说,从小一直想当空姐,现在“只想要一张录取通知单”,只要是个本科就好。


【图片】我只想要一张录取通知单

2013年8月2日,艺校正式开学了,黄玮的室友站在空荡荡的宿舍内,她将在这里度过接下来的半年。“学体育可能不太适合你,你还是选一个更适合你的专业参加高考吧,体操、舞蹈都不错,对专业要求不是很高,文化线也低,比体育好考,你学体育考大学很难。”2013年5月份,高二下学期,和班主任的这次谈话改变了黄玮的初衷。她是以体育特长生的身份从初中升入高中的,本来想再通过体育考大学,但是因为“没有力量,没有练体育的天分”,7月份的一天,黄玮说服了父母改学舞蹈。


【图片】我只想要一张录取通知单

封闭式艺校的舞蹈房里,黄玮双手紧紧握着一根钢管,脸部因疼痛而有些抽搐,眼下这根钢管仿佛成了一根救命稻草。“当时我以为学一个月就能回家”,事后得知过年才能回家的时候,黄玮有点慌神。


【图片】我只想要一张录取通知单

在来长沙之前,黄玮没有一点舞蹈基础。老师们担心等正式开学她跟不上,决定提前对她进行魔鬼式训练。在所有基本功里,黄玮最恐惧的是“撕腿”,身体平躺在地板上,一条腿被同学压着不许动,另一条腿则要被老师掀到空中,再使劲往脸部压下去。由于撕腿的强度过于猛烈,她的整条左腿红肿了将近一个星期。“好好的一条腿变成了残腿”,黄玮每晚都会在寝室大哭一场,一开始同学们都来安慰她,后来因为她每次都会哭,同学们也就习惯了。


【图片】我只想要一张录取通知单

来自湖南各地的舞蹈生成了黄玮朝夕相处的同学。听老师说,新同学都是有舞蹈功底的,她倍感压力。这段时间,家人每天都会打电话来,问她苦不苦,累不累,太苦的话就回家去。对于家人的担心,黄玮带着一种已经习惯的语气说,“以前每次打电话来,我都会抱怨苦,抱怨跳舞受伤,现在不抱怨了。”


【图片】我只想要一张录取通知单

训练课上,因为没有任何舞蹈基础,黄玮被安排在一个角落里压腿。听着优美的音乐旋律,她忍不住好奇地观看别人的表演。“我觉得她们真的很优秀。”


【图片】我只想要一张录取通知单

这天是舞蹈室集体“上秤”的日子,照例有人欢喜有人忧。体重增加的人要罚钱,体重减少的人会给予一定奖励。为了不被罚钱,从早上到下午这群女孩儿连水也不敢喝。平日里除了午餐正常吃饭,晚饭只吃点水果就打发。可是每天十几个小时的高强度训练,这点能量根本不够用。每天晚上是最难熬的时候,实在饿得不行,女孩儿们就拿辣条来充饥和解馋。


【图片】我只想要一张录取通知单

8月的一天,黄玮睡过了头,一个人大步流星地奔向舞蹈房。在舞蹈学校,每天长达十二小时的生活像被设定了程序一样让人枯燥烦闷:早上五点起床上早功,上午舞蹈课,下午舞蹈课,晚上乐理课……黄玮在某一天的日记里写道,“想着自己每天一大清早还要忍着被撕被压的痛,突然对无数个明天充满了恐惧。我知道忍过了我便能幸福地生活了,但过程是多么艰难谁又能体会!”


【图片】我只想要一张录取通知单

休息间隙,黄玮和新朋友小娴躺在地板上聊天。一天的训练下来,她们的整个身体几乎散架。随意地或平躺或侧卧在地板上,才能让疲惫的肉体暂时得以解脱,对于地板上厚厚的灰尘,这些只有十七八岁的女孩儿们“早就已经习惯了”。


【图片】我只想要一张录取通知单

学校附近的一家网吧里,黄玮第一次和十六岁的弟弟通视频。弟弟从小调皮,爸妈管不了,于是决定送他去当兵。黄玮听别人说,当了兵以后三年之内家人不能探视,她很担心弟弟,害怕三年见不到弟弟。那天,她说,她想爸爸妈妈,想奶奶和弟弟了。


【图片】我只想要一张录取通知单

舞蹈室门外,几个女孩儿趴在门上偷偷张望,伴着优美的音乐,里面一个帅气的男孩儿在翩翩起舞。舞蹈班有二十多名学生,都是清一色的女孩儿,黄玮喜欢看帅哥,偶尔会跑到隔壁班的空乘班和空服班偷偷看帅气的男孩儿表演。


【图片】我只想要一张录取通知单

“黄玮,你如果再不努力,再这样下去,考个二本都很难。”音乐部的一位老师看着黄玮的视唱练耳成绩单有点不安地对她说。舞蹈专业的考试,不仅考舞蹈,还要考乐理知识,黄玮说自己几乎“拼了命”才在舞蹈上有了一点点进步。这会儿视唱练耳又成了她最头疼的科目,满分100分,她只考了20多分。音乐的无感让她备受打击,她不知道该怎么努力才能听懂节奏和旋律。为了照顾像她一样没有音乐基础的人,学校特地开了个小班,教她们识谱打拍子。可是黄玮总是打错,惹得班上同学哄堂大笑,她也不好意思地笑起来。


【图片】我只想要一张录取通知单

“我感觉自己每天都在坐牢,到周末了放出去一下。”像这样和同学出来逛街买东西的时间,黄玮特别“珍惜”,每个周末来之不易的这半天假实在太奢侈。她说,“等联考结束了,我一定要去看看长沙的夜市,我还没有晚上出去过呢。”


【图片】我只想要一张录取通知单

8月30日,中午吃过饭,一位女孩儿在帮黄玮化眼线。这是入学以来的第一次模拟联考,女孩儿们都很重视,希望能拿个好名次。


【图片】我只想要一张录取通知单

下午,第一次模拟联考正式开考,老师给每个人提前分配了考试号,以便老师们按号码打分。黄玮拿到的是20号,队形是按照身高来排列的,她算是众多女孩儿中比较高的了。


【图片】我只想要一张录取通知单

女孩儿们在表演蒙族舞,相比于其他同学婀娜多姿的身段以及那种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自信,黄玮的舞蹈动作和肢体显得有些僵硬。


【图片】我只想要一张录取通知单

舞蹈班入学以来的第一次模拟联考结束,女孩儿们坐成两排等待老师打分和点评。由于考试表现不好,精神不集中,黄玮挨了批评,头也不敢抬。


【图片】我只想要一张录取通知单

“黄玮,老师们都说,咱们班有四个人考大学特别危险,一个是***,因为她特别胖,一个是***,因为她特别矮,还有一个是你,因为你视唱练耳太差了。”乐理课成绩出来那天,黄玮在艺校新交的好朋友莹莹开玩笑地说。那天晚上黄玮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哭了好久,然后做了一个足以影响她人生的一个决定:换专业。“视唱练耳实在太难了,无论怎么听我也听不出是什么旋律。这样下去我是考不上大学的,我必须换专业。”图为10月6日,一大早起来,黄玮把所有的行李都收拾好了,准备去新的学校。


【图片】我只想要一张录取通知单

新学校的宿舍里,黄玮抬头望着窗外。联考将近,矛盾、纠结、痛苦让黄玮在人生的岔路口做出了抉择。


【图片】我只想要一张录取通知单

“我叫黄玮,我家是邵阳的,平时我喜欢一个人待着听听歌,喜欢安静.....”第一次声乐课上,老师让同学做自我介绍,黄玮紧张得手足无措,说话声音特别小,眼睛瞟向墙壁。她最终从舞蹈专业转向了体育舞蹈,新的学习要开始了。


【图片】我只想要一张录取通知单

新学校教室里,黄玮在玩手机,墙上那十二个大字“认真复习夺取全国统考胜利”显得格外醒目。手机已经成了她寸手不离的娱乐工具,走到哪儿都要带在身上。相比之前魔鬼式的训练,新学校的学习和训练相对轻松很多。


【图片】我只想要一张录取通知单

新学校宿舍里,午饭后,大家围坐在一起看电视。虽然有点乱,但黄玮的宿舍是最有人气的宿舍,每天都会有同学过来“串门”,因为这里有电视机。


【图片】我只想要一张录取通知单

2013年12月1日,湖南师范大学篮球场上,黄玮在大声地朗诵台词。台词是体育舞蹈的必考项目。不仅要熟练的背诵,还要带有充足的感情。而现在的黄玮不仅连台词都背诵不了,最要命的是声母zh、ch、sh和z、c、s分不清楚,n和l不分更是多年的痼疾。


【图片】我只想要一张录取通知单

12月23日晚上九点多,气温只有几度,黄玮赤脚穿着舞鞋练舞。面对即将到来的联考,这个平日里有些懒散、偶尔偷懒的姑娘开始“心里没有底,有些担心。”于是每次上完课或者假期,只要舞蹈室有人,她就让同学帮着她抠舞蹈动作。


【图片】我只想要一张录取通知单

2013年12月24日,黄玮来到之前的艺校看望她的好朋友。回到艺校,她激动得和舞蹈房里的“老同学”挥手。熟悉的墙壁,熟悉的二楼舞蹈室,一切都那么熟悉。离开那里之后,她每天都在想念那儿的好。


【图片】我只想要一张录取通知单

回到曾经住过的寝室,黄玮有点儿激动。她说自己没有一天不想念这里。她想念那个从不放弃她这个差生,总盯着她不准她偷懒的阙老师;想念那个出门回来总给她带各种好吃的的张老师;想念那些待她如亲人教会她与人分享的同学们。


【图片】我只想要一张录取通知单

2013年平安夜,黄玮见到了梦寐以求的“长沙夜市”,灯红酒绿的街头,熙熙攘攘的人流,她想起去年今夜,她将一个大大的红苹果里里外外包了足足八层,送给了自己暗恋好久的男孩。


【图片】我只想要一张录取通知单

12月29日,联考将近,黄玮每天都很紧张,熄灯后常常偷偷躲在被窝里背诵台词。想起父母为了她平均每天要花费两千多,可是她感觉什么都没学到。黄玮常常内疚得睡不着觉。


【图片】我只想要一张录取通知单

12月31日,舞蹈房,2013年的最后一天,黄玮所在的班级在进行模拟考试。黄玮是她们那组唯一一个可以下横叉的人,这让她在同学面前特别有面子,也让她多少找回了些自信。


【图片】我只想要一张录取通知单

2014年1月2日晚上,舞蹈房,期待已久的舞裙终于发下来了。女孩儿们迫不及待地穿上裙子舞起来。还有一天就要联考了,她们要尽快熟悉穿着舞裙跳舞的感觉。


【图片】我只想要一张录取通知单

1月4日下午,舞蹈房,明天就要联考了,黄玮还在反复练习平日里不知道练了多少遍的舞蹈动作,她怕自己明天一紧张什么都想不起来了。


【图片】我只想要一张录取通知单

1月5日早上,宿舍,黄玮一边看镜子里的新发型,一边用手机熟悉台词。下午就要考试了,黄玮显得特别紧张,她怕自己抽到不会的题目。针对体育舞蹈专业,这次联考的考试项目包含了声乐、台词、才艺展示、表演、文艺常识。除此之外,由于形象气质在联考中占了相当大的比重,所以黄玮和她的同学们一大早就开始化妆造型了。


【图片】我只想要一张录取通知单

黄玮的第一次考试——联考结束了。因为文艺常识题没有答出来,她有点伤心,旁边的老师和同学纷纷安慰她。联考成绩还要过几天就才能出来,黄玮显得紧张焦虑。过联考,战校考,年后主攻文化课,这就是她所能想到的未来。


【图片】我只想要一张录取通知单

每一次考试,都像是一道游戏关卡,过了第一关,有人放松地点上烟翻看着手机,有人对着镜子颇为自恋地打理自己的“秀发”,有人因为考得不是很理想而闷闷不乐,还有人坐在一旁注视着这一切。而黄玮又去了她最爱的“虚拟世界”,她很想朋友们分享她此刻的心情和她这几个月的经历……


【图片】我只想要一张录取通知单

1月5日晚,联考结束,黄玮来到学校附近的一家KTV庆祝这暂时的解脱。“时光时光慢些吧不要让你再变老了,我愿用我一切换你岁月长留……”她近乎声嘶力竭地唱着……

标签:游戏关卡,体育特长生,图片,联考,台词
相关新闻



联系本网:电话 028-86968903 传真 028-86968650
即时新闻 >>
编辑推荐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