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都深山染布人

发布时间:2016-03-12 07:04:20  来源:华西都市报
编辑:余普  记者:罗琴 张磊

成都深山染布人

时代太快了,想停下来,做一件慢点儿的事

寒山在竹林里寻找可作为染料的植物。

寒山将可作为染料的野花采集起来。

加靛蓝膏是个技术活,决定了靛蓝花开得美不美。

春暖花开的季节,寒山将染好的布料挂在屋后晾晒。

寒山染出的布料,从蓝渐变到黄。

寒山

染布人、民艺行者

1979年生于贵州省毕节地区

毕业于成都美术学院

现居成都

在现代技术的冲击下,诸多传统手工艺正逐渐从人们的日常生活中隐去,成为书本里的冷知识和博物馆的陈列品。然而,有一群人逆着汹涌向前的时代潮流,回过头去寻找旧时光里的传统手艺,过着身心归自然的慢生活。

在成都市蒲江明月村,有一个专注“蓝染”的手艺人寒山。在当地农家改建的房屋里,他精心守候几缸染料,每天敬神、染布、采药,活得像个古代人。

3月8日,记者循着碎石小径找到寒山的居住地,远远就看到屋后晾晒的一条条手工蓝染布,这些浓淡相宜的蓝在成都特有的阴天里,泛着柔和的光,让人的心也跟着沉静下来。

“我小时候生活在贵州苗寨,阿妈和外婆是寨子里最心灵手巧的染布人,每次赶集最热闹的摊位就是阿妈和外婆摆的。”寒山说,那时候他只觉得染布就是生计,并没有多喜欢。

直到18岁离家到城市读书,后来辞职徒步3000多公里,走遍滇藏线、邛崃山脉、龙门山脉多地,一路行走、画画、学陶艺,没想到最后自己也成了一个染布手艺人。

如今,他早上起来第一件事,就是把手洗干净,给漂染业祖师爷“梅葛二仙”点上一炷香,再倒上一碗酒,然后照料一坛坛染缸。在他心里,这些染水是有情绪和生命力的,需要精心照顾。

“就像人饿了要吃饭,染水用了之后也要按需增加靛蓝膏。”寒山说,靛蓝膏是由板蓝根的茎、根、叶发酵后,经10多道工序后催化提取而来,几千年前的古人就开始使用它染布。

寒山小心翼翼地装好一瓷碗的靛蓝膏,用手一点点浸入染水中。因为日复一日接触靛蓝膏,他的双手也像染布一样,泛着深浅不一的蓝。寒山取出一根竹棍,顺时针搅拌起来,一朵朵靛蓝花在快速旋转的染水表面盛放开来,伴随染水底层泛起的一片片青黄色云彩,生动又美丽。

“靛蓝花和云彩代表了染水的生命力。”寒山说。只有日复一日的精心照顾,按需加靛蓝膏和白酒发酵的染水,靛蓝花才会开得越来越好,染出层次丰富、凝重素雅的蓝。

寒山住地有大小近10坛染缸,每一天他都要重复这看似平淡枯燥的步骤,确保染水的状态。染水准备好后,寒山取出一条白布,用水浸透。先在头脑中想好需要染出的大致效果,再将浸湿拧干的白布放入染水,浸泡片刻取出来,青黄色的染布在空气中开始氧化,渐渐变成了蓝色。浸泡和氧化的次数越多,染出的蓝色饱和度越高。

寒山喜欢在白布的不同部位染出不同饱和度的蓝,呈现渐变的效果,温柔沉静,十分耐看。染好布料后,为了防止混色,需要立即进行冲洗,再晾干熨平,经过这样的步骤,一件蓝染布料便初步完成了。

在寒山居住的乡间土屋院坝里,每天都晾着他最新完成的各式作品,吸引了慕名而来的各类参观者,有邻村农民、城市白领和艺术家。染布之余,寒山爱到山间行走。野外多雨,他总戴着一顶斗笠,久而久之,村里的老年人都认识了这个挽着发髻、一身麻衣布鞋的年轻人。

不忙的时候,寒山会对着月亮喝两杯酒。朋友来了,他有了兴致也会下厨煎个蔬菜粑粑,趁着气氛微醺,红着脸唱一首“春有百花,秋有月。夏有凉风,冬有雪”。他说,这个时代太快了,每个人都拼命快步走,他却想停下来,做一件慢点儿的事,“我对未来没有计划,唯一的计划是坦然地迎接每个人注定的归宿。”

华西都市报记者 罗琴 张磊 摄影报道

标签:
相关新闻



联系本网:电话 028-86968903 传真 028-86968650
即时新闻 >>
编辑推荐 >>